卻亂第十四

本章節已佚,本文內容乃后人猜測整理,僅供參考

  將為肢篋探囊發匱之盜,為之守備,則必攝緘滕,固扃橘,此世俗之所謂智也。然而巨盜至,則負匱揭篋,擔囊而趨,唯恐緘滕、扃橘之不固也。然則向之所謂智者,不乃為大盜積者也。故嘗試論之:世俗之所謂知故者,有不為大盜積者乎?其所謂圣者,有不為大盜守者乎?
  何以知其然耶?昔者,齊國鄰邑相望,雞狗之音相聞,網罟屋州閭鄉里者,曷常不法圣人哉!然而,田成子一朝殺齊君,而盜其國。所盜者,豈獨其國耶?并與其圣智之法而盜之。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。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名,而身處堯舜之安,小國不敢非,大國不敢誅,十二代而有齊國。則是不乃竊齊國,并與其圣智之法。以守其盜賊之身乎?


譯文:
    要想防備撬箱子、掏口袋、開柜子的強盜,就要把箱子、口袋用繩子捆緊,用鎖鎖牢。這就是歷來人們所說的聰明辦法。但是大的強盜來了,則背起柜子、舉起匣子,挑著口袋迅速逃走,還唯恐繩子捆得不結實。這樣看來,以前所謂的聰明人,不都是在為大盜收拾財物嗎。
    因此 曾經試論這個道理:世俗所說的聰明人,有哪個不是在為大的強盜積累的財物呢?
    那些所謂圣人,有哪個不是在為大的強盜看守財物呢?
    怎么能知知道是這樣呢?從前齊國城邑密布,雞犬之聲相聞,打獵、捕魚和耕種的地域縱橫二千里。在整個國土范圍內,賴以建立的宗法制度,管理各級區域的體系,沒有不是遵循圣人的準則的。可是田成子在一天早上殺掉了齊國國君,而竅得了國家政權。其所竊得的豈止齊國的政權,連同齊國遵循的圣人的智慧和禮地一同竊取了。所以田成子雖然有竅國的名聲,然而其統治地位卻像堯舜一樣安穩,小國不敢非議,大國不敢誅伐,已經控制齊國二十代了。這不恰好說明,田成子在竅取齊國政權時,連同齊國遵循的圣人智慧和法度一同竅去了,并以此來保護其本來屬于強盜的自身嗎?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本站古典小說為整理發布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9 真人棋牌游戲【www.520533.buzz】 版權所有

广东快乐十分2020年 二八杠二八杠生死门 法国队与克罗地亚比分预测 全民欢乐捕鱼1期 21点真人游戏—官方网址 2020最热门彩票平台 极速飞艇人工计划 电竞比分网dota 热门棋牌游戏代理加盟哪家好 老长沙麻将 彩票销售代理 秒速赛车官网下载软件 莱特币交易平台是真是假 水果拉霸作弊辅助软件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幸运飞艇开奖网 广东快乐十分彩票控开奖